法甲

安排

2019-12-04 03:06: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父亲大早就起床,那时我赖在梦乡中。十一月天气极寒,地面如钢板坚硬。院子里那棵榆树只剩下光秃秃枝干,裹着冰凌,北风依旧刮着,晃动的枝条吱呀吱呀地发响。天际最东边泛起淡淡红晕,昨天降雪还没有一只脚印。

“起床了,都啥时候了”父亲依旧皱着眉头,严厉中带着冷漠。

X听到父亲的叫声,猛地被吓醒。揉揉眼睛,抗着逼人寒气穿上如被冻僵的衣服。X知道父亲的命令是无法抵抗的。X烦透了父亲,他感觉自己与父亲之间没有亲情,如果父亲没有了,不知道会否痛苦甚至去假惺惺的悲伤。X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不只是无法改变,而是现在他要想办法去适应以后的生活。

“快点洗洗脸,吃饭,跟我出去”父亲说过之后,转身离去。当X想追问父亲时, 他已经走出大门,向外边去。

X在想是不是自己更加痛苦的日子即将到来,现在想起读书真是再美好不过的事了。 X脑子中想象了人间最痛苦的事情,他没时间去搞明白父亲出去干嘛,也许是给他找个活干,不让家里养活的活。

冰冷的水攉在脸上清醒了许多。X恨极了学校里的班主任, 自己没有干什么坏事儿——只是看了一本书而已——为什么把我撵出学校。想到这里x就觉得委屈,到家里不敢告诉父亲,晚上时候告诉了母亲。x知道母亲会告诉父亲,这样也好——父亲终究会知道的。

父亲回到家中,提了很多东西。父亲皱着眉头看了看X,然后把手中的那些东西放在了电动车上。

“爸,不必这样,你就给我随便找个活干吧,离家近点就行”X看着父亲 说道。X看到父亲这架势以为要把他送到很远的地方。虽然父亲在他心中可有可无,但是远离他乡时必回想念家的。

父亲没有回答X,摔了摔车把上的雪。“还站哪干啥,咋真木【1】咧,把扫帚拿来”父亲深深地都发出叹气声。

车被父亲开动,厚厚积雪上轧出深深车辙,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车蹭到那个榆树上,掉下的雪落到父亲脖子里,父亲抖了抖衣服,有推动电动车,弓着背,脚步有点滑。出了大门,一股寒风把X羽绒服刮开,不由自主地身体颤抖几下。父亲开动电动车,发动机嗡——嗡——响着,抖动着。

街上还安静着,人也许还在睡着,或者依然赖在床上。路边的水坑中间,冰面上很多七零八落的砖头,有的半截动在里面。树枝——呀——响了一声,从雪面刮来一阵学雪,打在X脸上,很疼。也打在在前面驾驶的父亲脸上。X看着父亲,默默地看着,心里想着,别人的父亲为什么都给儿子带来温暖,自己的父亲却如此讨厌自己。想到这里,X想起了姐姐和哥哥,庆幸他们结了婚,要不也得整日看着父亲的脸色。

“你老师叫个啥? 父亲突然扭头问。

X突然间感到有些尴尬,因为他和父亲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对视。竟然发现父亲的脸如此干瘪,交错皱纹布满眉头。

“你老师叫个啥,没问你呀?”父亲问道,语气更加严肃冷漠。

“叫XXX”

“你说你整天在学校不好好学习都干些啥,啊——你以为农民好当呀,整天累死累活,还养活不了一家人”父亲骂道。

父亲开始不挺的骂。开始X并不敢回口,毕竟是自己先错在先。想到这里x再次想到班主任,X不知道究竟犯下了什么错,无缘无故被撵到家,难道学校除了教科书其他书都不然看吗?我看的是关于文学的小说有错吗?X鼻子酸痛了一下,眼泪立马溢满眼眶。

父亲依然还在骂着X不好好学习,让班主任赶家的事。X实在无法忍受委屈,就大声对父亲嚎道:“现在还说个啥,都被撵家了,说啥都晚了”这是X第一次反抗。

父亲对x嚎声并没反应,依然驱车前行。突然问道:“你有冇他的电话?”

“你问这干啥”

“我问这干啥,现在不是去找你老师求情了吗?”父亲依然冷漠的说道。

这句话穿透了X的耳膜,他无法闲心自己的耳朵。一直冷漠严肃的父亲会说出这样的话来,X一直看着父亲,看着他那布满眉头的皱纹,和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和那充满劳累的眼睛。这些年一直与父亲保持距离,减少与父亲的接触,以为父亲除了冷漠什么也没有,血浓于水对于他和父亲只是一个渴望的成语。

此时,X心里温暖而又内疚,鼻子酸痛而又幸福 ……

北风吹起一阵寒风,卷起一阵雪花,落在父亲脖子上。X小心胆怯的给父亲抹去脖子上的雪,X觉得突然温暖了许多,父亲还是依然冷漠严肃着。

注释:【1】木:方言,傻,呆的意思.

共 165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儿子在学校不好好学习,被撵回了家,父亲大雪天去找校领导求情。很普通的一个情节,但父亲的严厉、慈爱、望子成龙的欲望在字里行间渗透出来。 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05-19 16:18:02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期盼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5-19 20:4 :12 编辑你好,里面有错别字,投稿时没有仔细审查,现在能否改正?

江苏省原子医学研究所附属江原医院预约挂号
华山白癜风医院
四川性病医院排名
太原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宜昌治疗白癜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