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魔装 第八九六章 痛斥

2019-10-19 13:04: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装 第八九六章 痛斥

“我们走”问劫星君脸上露出怒色,虽然一脚踢开门,接着大步闯了进去。

听到响声,几个侍女装扮的女子急匆匆跑出来,正看到问劫星君,显得很吃惊。

“玄狼星君在什么地方?”问劫星君冷冷的问道。

“主人在书房里和朋友聊天……”一个侍女怯怯的回道。

“书房在这边。”问劫星君回头向苏唐示意了一下,接着大步向角门走去。

“您不能这样进去”那侍女壮着胆子拦在角门前:“主人会……”

问劫星君抬手一记耳光,正抽击在那侍女的脸颊上,那侍女身形翻滚着飞起,撞上墙壁,又滚落在地,她的口鼻中不停喷涌着鲜血,已接近香消玉殒了。

问劫星君视若未见,几步便走进了角门,苏唐急忙跟在身后。

怎么搞成这样?苏唐心中是非常吃惊的,毕竟他们是师兄师弟,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当然,他不能提出异议,问劫星君此行是来帮他的,如果他气馁退缩,会给人一种不识好人心的感觉。

问劫星君继续向前走,当他接近第二个角门时,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苏唐一眼,轻叹道:“怎么?觉得我有些过了?”

“不是……”苏唐发出于笑声,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在星域里,出自大宗门的子弟,行事风格总会出人意表,他们进境迅捷,遇到危急,也屡屡做出亮眼的表现,很多散修认为,他们不过是运气好而已,能投身大宗门,得到长辈的扶持,如果换成自己,说不定会更加出类拔萃。”问劫星君嘴角露出讥讽的笑意:“其实啊,这不过是那些散修自以为是的想法罢了,在大宗门中修行,有时候比在星域中行走还要危险百倍。”

“哦?”苏唐显得有些犹疑。

“在星域中行走,有两件保命的灵宝,做事情再小心一些,能控制自己的贪婪,总会有全身而退的机会。”问劫星君缓缓说道:“可在大宗门中修行,考验的并不只是你的资质、你的悟性、你的进境,更考验你的头脑,你的判断和反应,还有你的运道,有的时候退一步会海阔天空,有的时候退一步却是要粉身碎骨的呵呵……尤其是大宗门的本传弟子,只要在星域中显身,便会成为领军者,你真以为他们凭借的只是自己的出身么?不是他们在漫长的煎熬中铸就的一桩桩本事。”

“我知道想在大宗门中出头很不容易。”苏唐轻声道。

“不,你不知道。”问劫星君摇头道:“就像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处境一样。”

“问劫师兄,你的处境……莫非有些不妙?”苏唐一愣。

“记得我和你说过,我被困在熔火炼狱中,是因为轻信了他人。”问劫星君道:“但犯了轻信之错的,并不止我一个。”

“还有谁?”苏唐问道。

“还有师尊。”问劫星君的笑容中充满了无奈:“所以师尊才会抱着歉疚之心,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我,在你沉睡的几个月里,师尊也给了我无数好处。”

苏唐皱起眉,他隐隐明白了问劫星君的意思。

“这两、三年里,师尊是非常照顾我的,甚至能做到有求必应。”问劫星君缓缓说道:“但你告诉我,我能不能靠着师尊的歉疚,一直在这里厮混下去?”

“不能。”苏唐慢慢摇着头:“这让我想起了朋友说过的一个故事,一个的姓李的女子,相貌绝美,倾国倾城,由此得到了一位大君的宠爱,不过她后来染病不起,临危之际,却百般拒绝那位大君的探访。她说过一段话,夫以色侍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思绝。”

“没错、没错,看来你是真的明白我的意思了。”问劫星君抚掌轻笑:“师尊收我为本传弟子,可不是为了要一辈子对我歉疚的呵呵呵……是认可我的能力,认为我可以发扬光大宗门,至少不会堕了师尊威名,如果我始终不成器……你以为还会照顾我多久?在下面眼巴巴等着我出错、时刻准备取而代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我明白了。”苏唐轻叹一声。

“我的本命灵宝已经被毁,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可……时不我待啊”问劫星君缓缓说道:“还有,你告诉我有人在淬炼你的纳戒,我又是为什么愿意这样全力帮你?”

“这个……”苏唐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我被囚禁了差不多两千年,原来那些随从不是归附了别人,就是不知所踪,我只剩下一个人,在这里,愿意帮我、并且能帮得到我的,只有你;同样,在这里,愿意帮你、也能帮得到你的,只有我”问劫星君露出微笑。

“我明白。”苏唐的神色变得异常平静。

“是真妙星君把你送到熔火炼狱的,你的纳戒肯定在真妙星君身上。”问劫星君长吸了一口气:“玄狼星君和那四象大君不可能不知道多出来的是谁的纳戒他们还要强行炼化,就是在挑衅啊,如果我不帮你,你又出于种种顾虑,不敢出头,那我们以后就要被他们死死踩在脚下了,总不可能翻身”

苏唐不再掩饰自己的内心,眼中露出森冷的杀机,玄狼星君毕竟是三太子狴犴的门徒,他还不敢妄言,但那四象大君,他一定要除掉

“我发现,你有的时候算得上果决,说做就做,但更多的时候,都显得谨小慎微,好像有太多的顾虑,这是不行的,与人争锋,如同面对一群饿狼,你的谨慎,很可能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加不利。”问劫星君轻声道:“他们做下了初一,我们就要做十五更何况,师尊认为我受了很多委屈,肯定会偏向着我,正是我们借势而为的好机会放下你的担忧吧,这一次,我们就大闹上一场,如果赢了,不用再说,如果输了,也是我们赢,师尊必定不会坐视”

“好”苏唐深吸了一口气。

“今天和你说这么说,是因为我刚刚回到故地

,心境有些不稳。”问劫星君缓缓说道:“以后,我再不会说这些了,你能领悟,是你的本事,如果你还需要别人提醒,只能说……你不太适合做我的朋友。记住,适者生存,是我真龙一脉唯一的天规”

“我记下了。”苏唐露出笑意。

“如果玄狼星君尚没有做好准备,肯定会屡做退让,如果他选择针锋相对,那就是等不及了,我们也无需讲什么兄弟之情。”问劫星君道:“进去之后,见机行事”

说完,问劫星君大步向前走去。

片刻间,两人拐入一条两侧布满奇花的小巷,尽头是一间小院,问劫星君径直走入院中,接着一脚踢开房门。

书房内的圆桌上,玄狼星君和四象大君相对而坐,他们都用惊愕的目光看向这边,而圆桌上放着一枚纳戒,正是属于苏唐的纳戒。

“师弟,这是怎么了?”玄狼星君急忙站起身:“谁惹你发了这么大的火气?”

“师兄,又何必明知故问?”问劫星君冷冷的说道:“这般饥渴难耐,难道不觉得有损你的气度么?”

“师弟,你有话明白说,我真的不懂”玄狼星君皱起眉。

“这纳戒本是九师叔赠与天魔师弟的,师兄,师尊平时给你的已经足够多了,连天魔师弟的东西,你也不想放过?”问劫星君的口气依旧很冰冷。

苏唐缓步走到圆桌前,拿起了自己的纳戒,端详片刻,慢慢戴在自己的指节上,而玄狼星君和四象大君只是默默的看着苏唐的动作,并没有出手阻拦。

“这……这是天魔师弟的纳戒?哎呀……怪我怪我,我真的不知道”玄狼星君露出苦笑,随后向苏唐弯了弯腰:“天魔师弟,师兄在这里给你陪不是了。”

“我们真是糊涂了……”四象大君叹道:“我们……”

“你给我闭嘴”问劫星君喝道:“我们师兄弟在这里论理,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滚出去”

“什……什么……”四象大君变得呆若木鸡。

苏唐心中暗叫痛快,不愧是三太子座下的门徒,底气够足,那四象大君毕竟是一位大罗星君,被这般迎头痛斥,却一点脾气都没有。

“问劫星君,在熔火炼狱里,我可是……”四象大君喃喃的说道。

“你照顾我,不过是想攀上我这条线而已,现在你已如愿以偿了,也认识了师尊,你我两不相欠。”问劫星君缓缓说道:“现在,你已经另外找上了高枝,剩下的就是尽可能坐稳了,别想着两面讨好,到时候闹得顾此失彼,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就惨了。”

四象大君脸色阵青阵白,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呵斥他的是三太子狴犴最疼爱的门徒,就算把他骂得狗血喷头,他也不敢作声。

“其实我可以不把话说得这么绝,或许也应该给你一个回头的机会。”问劫星君缓缓说道:“但你这么快就和师兄搅在一起,摆明了是根墙头草,师尊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人,如此……我又怎么会给你机会,让师尊看轻了我呢?”

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开封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唐山好的男科医院
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开封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