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唐山中小钢企生存现状调查:部分钢厂关门

2019-12-04 13:58: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3月19日,面对一条钢铁业的重磅信息,钢铁重镇河北唐山新军屯的中小钢企们还没从铁矿石涨价的重压中缓过劲来。   这天,国家发改委正式同意广西与武钢,广东与宝钢开展两个千万吨级钢铁项目前期工作。“等了3年,中国钢铁业的跨区域重组兼并又开始了。”消息灵通的当地出租车司机李红星载着记者聊开了,“唐山有两种东西最出名,一个是陶瓷,另一个就是钢厂。钢铁业重组风云再起,咱唐山的钢铁厂日子估计更不好过呀。”   资料显示,唐山是河北第一钢铁大市,而河北是中国第一钢铁大省。据不完全统计,仅唐山市就有70余家钢铁企业,占河北钢铁产量一半,全国钢铁产量的十分之一。但其钢铁企业的年平均产量仅在65万吨以下,规模小且布局分散,同时由于技术落后,造成了当地环境的严重污染。   由于近期铁矿石、炼焦煤等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以及国家大力推行的淘汰落后产能、节能减排以及兼并重组的政策,钢铁企业特别是中小钢铁企业的生存正成为一个紧迫的问题。   唐山中小钢企也不例外,正在焖炉停产、发展壮大、兼并重组抑或是卖给外资之间做出选择。   每吨利润只有几十元   他在片刻沉默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即使利润很低我们也得做下去,毕竟把钱砸里面了。”   李红星的担忧是有根据的。   3月19日下午,李红星载着记者出了唐山市区,向西走了约20公里,来到丰润区一个叫新军屯的小镇。在这个连出租车都难看见的小镇里,方圆十几公里散落着约三四十家小钢厂。   这些小钢厂都属于小作坊式的,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每个钢厂都是几套不停运转的简陋设备,几个忙碌的工人、院内停着的小轿车以及村中公路上熙熙攘攘的装货的重型卡车构成了当下钢铁重镇的“劳作图”。   在这种“繁荣”的表象下,小钢厂的日子似乎并不好过。   “目前我们的产品每吨利润只有几十元。”唐山市保强钢铁厂的老板楚保钟(化名)说。在简易的办公室里,楚保钟热情地接待了记者,但是在谈到企业的效益时,他在片刻沉默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即使利润很低我们也得做下去,毕竟把钱砸里面了。”   据楚保钟介绍,他的厂是这些钢厂最早建设的一批,距今已经8年,当初的投资为2000万元。前几年由于原材料成本较低,市场需求也较旺盛,“那会儿赚钱真是容易,最高时每吨轧钢能挣上千元”。但近几年随着铁矿石等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炼钢厂的产品出厂价不断提高,但利润空间逐步被压缩。“虽然我们也把产品价格提高了。”   不少钢厂关门   位于保强钢铁厂隔壁的鑫兴钢铁厂就是因为无法承受日益上涨的原材料成本压力而不得不在几个月前关闭了。   保强钢铁厂是这三四十家从事轧钢的中小钢厂的一家,主要生产扁钢和角钢,多半从瑞丰等钢厂买进钢材进行加工,然后销往全国各地,每年的产能在30万吨左右。   新军屯镇政府主管工业的领导告诉记者,原来这些都是乡镇企业,但经过改制后,都被人承包了,也就成为民营企业了。但现在我们也不太清楚具体有多少家钢厂,因为近年来有不少的钢厂关门了。   “铁矿石价格上涨导致冶炼厂将产品大幅提价,造成我们的生产成本上涨。”楚保钟介绍,去年这个时候,钢材价格3000多元/吨,但现在扁钢和角钢的价格已经突破5200元/吨,一年时间价格上涨了2000多元,而原材料--钢材也上升到4800元/吨左右,利润已经被压缩到100元之内。   业内人士称,在这种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如果企业的规模、产品以及价格没有竞争力就面临着倒闭。位于保强钢铁厂隔壁的鑫兴钢铁厂就是因为无法承受日益上涨的原材料成本压力而不得不在几个月前关闭了。该厂的主要产品也是扁钢。“随着2008年奥运会的到来,污染严重的企业将被强行关停。”楚保钟说。   四个月没发工资   随着成本上涨,河北三分之一的钢铁企业利润同比增长为负数。   春天的脚步已经走近,但唐山的众多中小钢企却感觉到了市场的寒意。“目前唐山现货矿价格已达到每吨1900元,比长期协议价每吨高300元到500元。而3个月前,每吨还只是1400多元。”一位民营企业老板抱怨。   事实上,从去年第4季度开始,河北省钢铁企业就开始经受了原材料价格上涨的考验。随着成本上涨,河北三分之一的钢铁企业利润同比增长为负数。而今年铁矿石价格大涨65%,进一步压缩了钢铁企业的利润空间。对于唐山许多以生产初级产品为主的中小钢铁企业是个致命打击。   与丰润区聚集了一些小的轧钢厂不同的是,在丰南区则分布着规模大小不等的炼钢厂,唯一的相似就是这些工厂都是民营企业。   “在小集这个地方,瑞丰的效益还不错。不仅每月能够按时发工资,补助以及保险之类的也和国企职工差不多。”一位经常在瑞丰钢铁门口等活的三轮车车主告诉记者。   距瑞丰钢铁不远的金友钢铁厂,偌大的一个厂区内只看到寥寥几个工人蹲在地上干活,在厂区的南边,一些已经停产的高炉在宽阔的厂区显得非常的落寞。而在西边,新的1580立方米高炉正拔地而起。   记者在该厂的四层办公楼里看到,大多数办公室门都是紧闭的,只有销售科以及财务部里有工作人员,显得冷冷清清。销售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厂因为建新高炉,旧的春节前就已经停产了。“停产期间损失巨大。”该工作人员还表示,新的高炉什么时候开工还不清楚,因为没有启动资金了。据一位在工厂工作的机修工告诉记者,春节前就停产了,那些一线的生产工人全部回家了,但到目前为止,已经有4个多月没有发工资了。   压力重重老板“跑路”   他们从去年10月份就没拿到工资了。现在老板跑了,他们正在商量3月底去相关部门反映情况。   当记者询问为何不发工资时,该工人说,修建这个新的高炉投入很大,听说老板没钱了,没有银行敢贷钱给他。据中钢协的相关人士透露,现在100万吨以下的小钢铁企业贷款困难,唐山有大批小钢厂因此停产。     与金友钢铁仅一墙之隔的恒泰钢铁情况则更加严重。该厂的保安告诉记者,春节期间就已停产。   当记者走进方圆8平方公里的厂区里,四个停产的高炉以及氧气厂都是空荡荡的,在一块空地上,一些工人正在晾晒堆积的焦炭。   当天记者在该厂门口巧遇一群工人,他们称,他们从去年10月份就没拿到工资了。现在老板跑了,他们正在商量3月底去相关部门反映情况。   据一工人介绍,该厂有大约2000名员工,每名员工每月的工资约为800元。记者粗略计算,拖欠工人的工资达960万元。   而另一家距离不远的粤丰钢铁也由于环保不达标被当地政府强行关停了。当地人告诉记者,该厂1998年就建立了,老板是个广东人,曾计划来唐山迁西投资板栗种植,但很快发现炼钢更赚钱,两年就收回了成本。“但现在也只能停产走人。”   记者观察   “我们正在不断推动唐山民营钢铁企业的联合重组,但任务非常艰巨。”唐山市工业促进局赵处长表示。   据赵处长介绍,这几年一直在推动唐山几家大型的民营钢企组建一个大型的钢铁集团。但对民营企业,政府只能引导,民营老板普遍有“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想法,整合的阻力相当大。“但我们不会停止这种努力。”   唐山市委外宣局外联处处长冯磊对记者表示,唐山市将采取收购、参股、兼并等办法,提高钢铁生产企业的集中度,目标是在两三年内建成几个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   事实上,从2003年开始,河北钢铁企业就开始实现兼并重组。当年8月,香港中旅以增资性质向国丰注入了10.25亿元,兼并原来的国丰、银丰,后并购鑫丰,实现“三丰合一”。   近年来,我国钢铁行业也发生了一些重组,比如鞍钢和本钢、武钢与柳钢等等,但是政府主导的兼并重组效果不太理想,企业被收购的愿望也不是很强烈。很多钢企之间的联合重组只是形式上的,实际上还是各干各的,并没有从实质上发挥重组的优势。   但是这种情况今年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就在今年两会期间,鞍钢、首钢、武钢等5家钢企老总在同一发布会上一致表示,最近三年钢铁行业的兼并重组的力度将最大。   在国企整合步伐加快的同时,唐山民营钢企也在武安、迁安两个产能最集中的地区“变脸”。傍“外资”的情况也相继出现。   不过民营钢企老板依然恐惧,“我们快走投无路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钢厂老板说。就凭目前200多万吨的产能,他知道如果不想办法提高产能只有被淘汰。但目前银行紧缩信贷,融资并不容易,所以他目前把全部时间都用来寻找原料以加足马力生产,“先赚了钱再说”。

黄浦医院田本华
长治市人民医院
无锡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遵义癫痫病科哪家好
昆明得了妇科病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