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一千零一章:冰山美人没死?

2019-10-13 00:17: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一千零一章:冰山美人没死?

关于云烟宗的被灭。

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要么是李家所为。

要么是有人想把祸水引向李家,好让修罗天尊迁怒李家。

只不过是后者的可能性比前者高而已。

整个苍穹大陆都能看到的问题,他陈浮屠能看不到吗?

所以说到底,不管是李家动的手还是其他势力动的手,柳云烟跟云烟宗都成了牺牲品!

而他陈浮屠,就是促就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如果不是他垂涎仙画把水沁月引去拍卖场。

秦凡至于会暴露身份吗?

秦凡不暴露身份,柳云烟跟他有关系这事儿会披露出去吗?

如果不是在这种背景下,秦凡也断然不会当场把赤霞草跟残龙须给向柳云烟!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是他,是他自己因为一己贪念导致出了这一系列的事儿来!

不管秦凡跟柳云烟会不会这么想,但现在最起码陈浮屠在自责中就是这么想的!

“啪!”

“啪啪!”

嗷嚎的悲痛哭声里。

他突然抬手左右开弓地甩了自己两巴。

通红的指印在脸部灼热发烫中当即现起!

“我他妈怎么这么没用,我他妈为什么整天不是害了这个就是害了那个,我他妈为什么就没干出过一件像样的事儿来!”

“我他妈-”

“我他妈-”

“我他妈-”

不停地在嚎着。

也不停地在抬手猛扇着自己的脸。

或许,对现在的陈浮屠而言只有这样才能发泄自己的自责与悔恨。

一句又一句的我他妈。

一巴又一巴的耳光。

就这么响亮在废墟堆中。

“打够了没?”

蓦地。

一道在冰冷中低沉到渗人的声音响起。

秦凡骑着火狗慢慢地往大殿中走了进去。

脸上,看不出任何一丝的情绪所在。

但是熟知他的人都清楚,越是没有情绪,越是意味着愤怒的程度。

“修罗!”

耳光声止落。

陈浮屠抬头喊道。

“没打够继续打!”秦凡冷冷地再声言道。

“是我,是我害了云烟宗!如果不是我-”

不给陈浮屠把话说完。

秦凡当即打断道,“对,如果不是你,肯定不会发生这些,所以-你是不是想陪着云烟宗的那些子弟去死?如果是的话,那赶紧!我保证不会拦着你,或者是你需要我送你一程吗?等见着他们的阴魂了,你就可以慢慢忏悔了!”

“修罗,我-我-我!”

被秦凡这一将。

陈浮屠顿时噎住。

死?

去给云烟宗的阴魂忏悔?

就算他有这个想法都鼓不起这个勇气!

“别跟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的!柳云烟还没死!”

在陈浮屠那抬头的挣扎眼神中,秦凡面无表情道。

“冰山美人没死?你说她没死?”

闻言,陈浮屠立马从地上蹿了起来。

不顾那一身狼狈的衣服,他激动地喊道。

他自责的只是还是柳云烟而已,至于那些宗门子弟,讲真-他是真不会有太多想法与情绪。

“死没死我现在也还不敢下定论,只不过整个云烟宗都没有柳云烟的尸骨!对方既然是奔着灭门来的,断然不可能会活捉柳云烟,所以她应该是逃了出去!呵呵-对方的手段挺高明的,所有动手痕迹都抹去,我甚至找不出蛛丝马迹去判断到底是哪个修为境界的人动手!不过能让整个云烟宗毫无招架之力,想都至少也是大乘境界的手笔!”秦凡抖了抖眉头道。

“如果冰山美人没死的话,那她现在在哪?”陈浮屠想都不想便接声道。

“不知道!”秦凡道。

“咱们接下来怎么办?难道这个仇就不给云烟宗报了?”陈浮屠变得急促起来。

“先找到柳云烟再说!”

没有应下报不报仇的事儿

,秦凡面无表情的把话随意一带。

拍了下座下火狗的脑袋,火狗立即悠悠地往外踏走出去。

只是秦凡脸上却在这刹那却涌起了无尽的杀意寒潮。

别的不说。

就冲柳云烟跟他翻云覆雨的那三天三夜,他若是都能对此置之不顾的话,那还是人吗?

.....

远离了尘世纷争的一座坊间小村庄中。

几名孩童正围在一间茅屋的窗口前。

这是被火元国遗弃的角落。

这是世人忽略淡忘的存在。

同样的,这也是苍穹大陆那些最为贫瘠的地儿之一。

所以,在这种条件环境背景下,想要在这见着陌生面孔,无疑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儿。

不过不久前倒是有两个老头在这条村庄里捉对下棋过,还给孩童们分发了糖果。

他们是这百年来唯一出现过的陌生人!

然而在他们离去不久,又有两个陌生人被村里的伯娘婶婶们带了过来。

这对那些久未见陌生人的孩童来说,绝对是好奇的。

“去去去,在这围着干什么?你娘喊你回家吃饭,赶紧的,别看了!”

看到那些围在窗前叽叽喳喳问这问那的孩童,一名妇女走了出去没好气地笑骂道。

顿时这些孩童们纷纷扮出鬼脸来作鸟兽散。

他们虽然活在这片被遗忘的贫瘠村庄中,但不能否认,他们的童年是外界那些孩子们基本上享受不到的欢乐。

就像在地球华夏一样,有iFi的童年跟那些没iFi的童年完全是两个世界。

也许物质上他们没那么幸福,那精神上的欢快愉悦却是能烙印在脑海中一辈子都挥散不掉的。

打发走了那些个孩子后。

妇女重新回到屋内。

也就在这时。

“宗主!”

沉睡多时的丫丫猛地从简陋的床上翻起,情绪激烈地大喊道。

“哎哟我的姑奶奶,这茅屋都快被你给喊翻了呀!”

被吓了一条的妇女赶紧无奈地苦笑着安抚一声。

“宗主,宗主呢?这是哪?我在哪?宗主去哪了?”

条件反射地朝那名妇女扑过去,丫丫抓着她的手语无伦次地喊着。

情绪无比激动。

宗主?

这是什么称呼?

妇女不知道。

可猜想应该也是那个跟她一块的女子。

当即道,“你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说,这是龙岩村,是我们把你们从溪边带回来的,只是回到村里时,那女子已经没了生息,正当我们准备帮她入土为安时,以前一个在村里待过,不久前又离去的老头突然回来了,把一颗丹药交到我手中,让我给那女子喂下去便可起死回生!我本来就不相信的,但想了想,反正她也没生息了,索性就死马当活马医吧,可谁知把那丹给她喂落之后,她竟然真的复苏了生命气息哦!”

(本章完)

黄山治疗妇科医院
绥化好的妇科医院
中山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黄山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绥化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