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北京順義區楊鎮鄉村的違建誰來管

2019-11-09 07:20: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北京顺义区杨镇:乡村的违建谁来管

“人济山庄顶上的最牛违建都被拆了,我们农村的违建谁能来管管”杨桂萍指着一处围墙说,“冯井旺家盖的违建不但占了村的集体用地,还把排水沟堵了,因无法正常生活我们只能去外面租房子住”

违建的一处大门,围墙建在杨镇三街村的公共排水沟上

在北京市顺义区杨镇三街村,见到这个建筑:红色的砖墙弯弯曲曲延伸,围了约四五百平米,里面建了几处平房,外面安装了一个豪华气派的大门,围墙下端浇筑的水泥和地基占据了一条排水沟“这是村里的公共排水沟,是周边好多户人家共用的”杨桂萍说离这个建筑2米远就是杨镇清真寺,该寺负责人说,这个违建影响了周围住户的生活,清真寺的排水也因此被堵,向村委会和镇政府反映多次未果,只好自己掏钱改了下水的路线,下大雨时还是堵

杨桂萍今年69岁,她和71岁的老伴张春义住在三街村已经几十年,是冯井旺的邻居,因为这个违建两家还上了法庭2011年12月,张春义、杨桂萍为了阻止冯井旺进一步扩大违法建筑,与冯井旺发生争吵,冯井旺当场将张春义、杨桂萍打伤北京顺义区法院认定71岁的冯井旺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案子倒是结了,可违法建筑依然还在那里我们向村委会、杨镇政府、顺义区政府反映了问题有五六十次,都没有用”杨桂萍很无奈

多次敲打冯井旺家的大门,一直无人应答,拨打冯井旺的,也无人接听三街村不少村民向反映,村中这样的违建有多处,以冯家的违建最大,违规占地400多平米,而这些违建的业主大都在当地比较有权势,冯家的违建主要就是在冯井旺的儿子冯长宝的主持下修建的,冯长宝是顺义区教委基建科的副科长当问及为什么这么多人盖违建时,一个村民说:“还不是为了将来拆迁时能多要补偿款现在周边的房价都快2万元一平米了”

这也得到了三街村村委会书记冯文明的证实他坦言,村里的违建确实“有一些”,按“不报不纠”原则,对这么多违建他也没有办法村民曾多次投诉冯家的违建,村委会也给冯家下发了违建通知书,要求他们“自行拆除”“可是他们还占了村里的集体用地和排水沟,如果自己不拆除怎么办问冯文明没有回答

向顺义区教委了解情况,纪检部门工作人员周晓娟表示,该单位确有副科长冯长宝,并曾多次收到有人举报冯长宝利用职务之便为其父盖违法建筑,此事“正在调查”,但对于违法建筑,教委也“爱莫能助”随后又采访了杨镇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违建占的是村集体土地,需由村委会解决,“为了维护稳定,下一步,村委会将继续做其户工作,要求自行拆除”

北京市建委一位专家告诉,从全国范围来讲,相比城市的违建,乡村违建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乡村违建的认定和处理过程要牵涉区县、乡镇、村三级,协调起来比较困难,于是就经常是互相推诿,大家都不管按照《北京市禁止违法建设若干规定》,违法建设被明确分为城镇违法建设和乡村违法建设两类“按照北京的这一地方性法规,乡村违建的方是乡镇政府被责令停止建设或者已经建成的乡村违法建设被发现后,在20日内,乡镇政府将依法责令限期改正或限期拆除,期限不超过15日”这位专家表示,“而如果违建业主逾期不拆除的,应由乡镇人民政府组织拆除”(光明 华挺 )

光明评论:

高房价刺激下的乡村违建该重视了

北京人济山庄楼顶的“最牛违建”因为太牛,引起了媒体和社会的聚焦,业主不得不开始拆除但是,那些不太牛的违建,尤其是在农村和乡镇的大量违建,目前大量存在但却没有引起重视日前在北京顺义区采访中就碰到一例

北京市顺义区杨镇三街村的村民杨桂萍、张春义和冯井旺是邻居,在村里已经生活了几十年但几位七旬老人却因为违建而“成仇”,原本一个邻里纠纷让一个七旬老人冯井旺成为罪犯,这让人震惊更让人震惊的是这件事情反映出的问题在杨镇三街村,冯家的违建几乎人人皆知,村民的多次投诉,但三街村党支部书记冯文明总是推托,对侵占集体土地的违法建筑没有采取有力措施,并称村里违建太多,法不责众而杨镇政府也把推给了村委会和违建业主

事实上,不光是三街村,整个杨镇、甚至是整个顺义区,这样的乡村违建都很普遍顺义区属于北京经济比较发达且离市区较近的郊区,有众多的人流物流,房屋的租赁市场非常火爆同时,拆迁补偿款也是一笔巨款顺义区的商品房价格近年来步步高升,现已普遍达每平米两万元左右,一些村民因拆迁所得的补偿款而一夜暴富,也促使更多的村民不惜违法占地,造成既成事实,以期在将来能多要拆迁补偿款

从全国范围来讲,相比城市的违建,乡村违建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城市违建在政府官员的眼皮底下,城市要评林林种种的文明城市、魅力城市等称号,对违建的容忍度较低,同时城市的媒体资源集中,也容易发现违建而乡村的违建大多在城乡结合部,“天高皇帝远”,大面积被容忍了下来

二是管理混乱城市有城管部门,城管的主要职权之一就是处理城市的违建而乡村的违建,有些地方如厦门立法将这一块的职权归到了城管,但更多地方是将职权归到乡镇政府,如北京市在2010年专门出台的《北京市禁止违法建设若干规定》但是在具体实践中,乡村违建的认定过程除了乡镇常常还要涉及村委会,处理过程则要牵涉区、乡镇、村三级,协调起来比较困难,于是就造成了互相推诿,大家都不管,乡村违建就渐渐成了普遍现象

乡村违建虽然不如城市违建那样引人注目,但危害更大正是因“默默无闻”,违建在乡村反而数量更多、面积更大,其涉及到的经济利益也十分巨大,尤其是因城市化过程中,乡村违建容易成为违建业主手头的“砝码”,向政府多要本不存在的补偿款另一方面,乡村违建还容易激化邻里矛盾,成为不稳定因素像杨镇三街村的例子这样,人被打了,案子判了,但违建依然在那里,隐患并没有消除,如果之后再引发村民的更大的伤害,谁之责

乡村的违建也该引起重视了(华挺)

生物谷
什么东西吃了止泻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