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霸战三界 第六十二章 沙中见湖泊

2020-01-17 00:24: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霸战三界 第六十二章 沙中见湖泊

“让我来吧。”又鸟轻语,七彩的光芒从眼眸中透出。

彩色光芒渐渐实质,形成一道贴近身体的光幕,将李裕宸包裹,使他的双脚与黄沙分开,站立在地面之上,并能够正常走动。

“退到湖泊外面。”又鸟还未说完,苦儿已经拉着李裕宸到湖泊之外。

“哥哥,你没事吧?”苦儿问道,满带关切。

“没事。”李裕宸摇头,微笑中发苦。

在湖泊区域的时间并不长,热出了一身的汗,又被干燥的风吹干,剩下疲惫,还有些口渴,可四周枯黄的一片,不像是有水源,只是舌头轻动,舔了舔嘴皮,之后,又觉得饥饿。

“休息一下,过一会儿还要继续。”又鸟落到李裕宸肩上,平淡出声。

苦儿瞪了又鸟一眼,小声问道:“能不能不去?”明知道是不可能,却还是存有希冀。

“妹妹,这只是些许的苦痛,算不得什么……”李裕宸微微一笑,“哥哥要变强,要变得很强很强,强大到能够保护苦儿,让苦儿过上好日子!”轻揉了揉苦儿的头发,“这些苦痛,是必须经历的,不能够逃避。”

苦儿摇头,甩开李裕宸的手,想要说话,却是无话可说。

“放心吧,会没事的。”李裕宸轻声安慰,“你哥哥还要成为绝世强者,带着妹妹翱翔天宇,穿梭世界,看一度的花开花落!”

模模糊糊的,是应该这么说,他不知从哪里想到,挺着胸,抬着头,映着热烈的阳光,自信而大声地说了出来。

“嗯,哥哥一定可以的!”苦儿愁绪消失,展露笑容,“苦儿等着这一天!”

李裕宸自信点头,带着几分从容,微笑着走向变成了沙地的湖泊。

“你最好少走几步,在湖泊边缘停下,过一段时间再前进。”又鸟声音很小,连李裕宸都听得模糊。

“知道了。”李裕宸微愣,旋即轻声咕哝。

身体尚未完全恢复,却又是冲动了,不是又鸟的提醒,还真就是忘乎所以,到湖泊中,指不定会出现什么变故,想想都有些后怕,乖乖按照又鸟所说,少走几步,在意识中的湖泊边缘停住。

“我叫你走才走。”又鸟声音依旧很小。

“嗯,谢谢!”李裕宸小声道谢。

又鸟冷哼一声,别过头,并不理睬,七彩的眼眸映出苦儿的身影,正向它点头,眼眸中含着笑意,心中微微叹息,有些丧气。

“李裕宸,我帮不了你了。”又鸟无奈说道,声音很小,却不似之前的刻意压低。

“你又怎么了?”李裕宸疑惑,小声问道。

略微摆动脑袋,又鸟说道:“刚才我们的对话,苦儿全部听到了。”顿了顿,“也就是你刚树立的,且高大伟岸的形象……在苦儿的眼中,不复存在……”

“哦,既然不存在了,那就算了吧。”李裕宸想了想,其实也无所谓,能够接受。

本就没有什么高大伟岸的形象,刚才的确觉得思想升华,连自己都被自己感染,可没有了就是没有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如今的他,大起大落还能够接受,何况,这也算不得什么。

“不行!”又鸟却是使劲摇头,内心很是不服,“必须要给你树立高大伟岸的形象……嗯,这个我得好好想想。”语罢,闭目沉思。

“我说又鸟,这个就算了吧。”李裕宸弱声说道。

形象高大而又伟岸,他也想别人这么看他,可是不容易做到,而且会付出许多,目前,他还不想这样,只需要默默提升实力便可,没有实力,太光辉的形象过于招摇,不适合没有背景的他。

“必须这样!”又鸟闭着眼睛,语气十分坚定。

热风吹过,李裕宸站立着,没有言语,静静感受身体的恢复情况,想要变强,却是不住的想到又鸟所说的树立形象,莫名有着触感,认定以后的日子没那么好过,淡淡的忧伤划过心头。

许久,又鸟闭着眼睛说道:“进入湖泊,和之前一般。”自身还在思索之中。

没有任何言语,李裕宸照做,右脚向前迈出一步,进入湖泊的范围,脚掌稍稍下沉,钻入松动的黄沙中,继而迈出左脚,慢步向中央前进,直至两只小腿紧紧插在黄沙中,停住脚步,告诉自己不热,开始熟悉燥热的温度。

汗水不断流淌,些许滴落地面,更多的则是浸入衣衫,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又是化作水汽升腾,散到空气中,彻底挥发掉。

很热,很累,想动,却又不想动,反复的自我催眠渐渐变得麻木,不愿再忍受,可时间未到,没有又鸟的指示,不得不坚持,最重要的,只要没有想过放弃,即便是从疼痛到麻木再到疼痛,都还能够坚持。

“不就是幻阵么,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心中说道,想着原本的湖泊出神,将热与疼痛忘记。

一个湖泊,微风轻动,湛蓝的湖水闪烁星星的光彩,明晃晃的,很是惹眼,视线抬升,到湖泊的远处,视线移了很远很远,远道了视线的尽头,却不是湖泊的尽头,才发觉湖泊真的宽广,似那尽头,永远……难以企及!

再望近处,闪烁的星光亦是消失,只剩下湛蓝的湖水,在微风中荡起涟漪,宽广而又宁静。

明明是一望无际的黄沙,可在李裕宸出神中,却是变了样子,而他,踩在黄沙中,却是不存在于湖水中,于视线中,没有踪影……

“嗯?”又鸟忽觉不对劲,彩色的双目陡然睁开,身体轻轻飘起,围绕李裕宸转了几圈,却是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那传说不会是真的吧?”它疑惑,认定是有几分可能,心中不安定,却不是时候表露,眼眸中映出苦儿的身影,还盯着这边,但并没有发觉异常。

“还好。”它心中稍安,微顿了顿,七彩的光芒从眼眸中透出,照在李裕宸身上。

持续了十几秒,它将光芒撤去,又回到李裕宸的肩膀上,双眸闭上,思索接下来该应该怎么做,怎么掩盖这不能掌握事实,之后又要怎么向苦儿交代。

无奈,走一步算一步,能拖就拖……

湖水湛蓝而宁静,清风拂过湖面,淡淡的水波生起,由近及远,直到很远的地方,似乎……不仅只是距离的远,还有时间上的远,很远,亦很久远,远到可以模糊时间的概念。

似乎很久很久以前,这里便是有一个湖泊,很小,比现在小很多很多,却因一位女子……湖泊变大,变得很宽很广,站在岸边,无法看到对岸,而湖水……也变了味道。

李裕宸的视线中,出现一名女子,由天而降,直落到湖边。

长春银屑病医院的地址在哪里
天津室缺医院哪家好
贵阳医院看癫痫哪家好
三亚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遵义癫痫病哪里看的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