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顺德社会体制改革涉入深水区以港为师撤镇设

2019-10-09 19:2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顺德社会体制改革涉入深水区 以港为师撤镇设街

像两年前的大部制改革一样,顺德正在推进的社会体制改革又有石破天惊的味道。  如果改革顺利推进,三至五年后的顺德政府将彻底变样——政府只负责政策制定,执行交给法定机构、事业单位和街道负责,干得好不好由社会精英和民意代表监督。  决策、执行、监督职能分立,这是香港和新加坡的经验,也是顺德要借鉴的。顺德人说,与其每年投巨资维稳,倒不如釜底抽薪积极推进治道变革。他们要让喊了很久的“小政府大社会”理念真正兑现。  但仍有不少难题横亘于改革路上。有人对顺德的远大抱负嗤之以鼻:“连立法权都没有,还谈什么法定机构改革?”  ◎政府治理必须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和社会运行规律,与其每年投巨资维稳,倒不如釜底抽薪积极推进治道变革  ◎借鉴香港经验,顺德区政府只负责决策,不再承担具体的管理和服务职能,从“划船”向“掌舵”转变  ◎民众参与意识增强,迫切需要改变“拍脑袋”决策模式,通过决策咨询掌握社情民意,可以最大限度减少决策失误  ◎改革就是利益再分配,必会引来不同声音,但顺德要想在区域竞争中获胜,就必须改革  社会体制改革尖兵  如果不向社会放权,顺德大部制改革后的16个部门迟早会陷入“精简又膨胀、再精简再膨胀”的怪圈  在外人看来,顺德人爱折腾,从大部制到社会体制,这两年顺德改革不息。但顺德人很清楚,改革乃时代之需。  7月中旬,省委召开十届九次全会部署社会建设工作。全会闭幕第二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汪洋来到顺德,就贯彻全会精神专题调研。他要求顺德学习香港等地社会管理的先进经验,做社会建设、社会服务和管理体制改革的尖兵,为广东加强社会建设提供更多的新鲜经验。  改革不仅是上级的要求,更是顺德的内生需要。  佛山市委常委,顺德区委书记梁维东说,顺德大部制改革后,41个政府部门合为16个。如果不进行社会体制改革,大部制改革只是政府内部的调整,部门是少了,但职能还是那些。  1992年,顺德公务员1000人,近20年过去,顺德公务员仍是1000人,政府承担的事务却呈几何倍数上涨。此外,大部制改革后的顺德被赋予地级市管理权限,部分职能有所扩大,很多公务员疲于奔命。  顺德区社会体制综合改革专责组组长李允冠说:“如果不向社会放权,16个部门迟早会难以承受,陷入‘精简又膨胀、再精简再膨胀’的怪圈。”  另一方面,先富起来的顺德,社会问题开始凸显,利益分配不均造成政府与社会、城镇与农村、工业与农业、工人与农民之间无休止地纠纷。  随着市民权利意识的苏醒,过去市民认为不是问题的问题如今成了大问题,过去政府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如今越来越底气不足。  “如果政府不改变治理模式,就无法应对社会管理事务日益复杂化、市民公共服务需求日益多样化、社会矛盾纠纷日益尖锐化的形势。”  李允冠说,政府治理必须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和社会运行规律,与其每年投巨资维稳,倒不如釜底抽薪积极推进治道变革。  以港为师撤镇设街  只保留区一级政府,6个镇政府改为街道办事处,成为区政府的派出机关,执行区政府决策  9月中上旬,顺德区社会体制综合改革专责组以及区属有关部门、镇街代表,分两期赴香港考察社会建设。  考察团拜访了社会福利署、公司注册处、南区民政事务处、医院管理局、律师会等20多个政府行政部门、法定机构、民间组织和慈善团体。  香港的很多做法让考察团印象深刻,比如决策、执行、监督相对分离又相互制衡。香港特区政府总部设三司及12个决策局制定政策、作出决策。执行则由传统政府部门(署、处)、法定机构、私营机构、NGO等负责。立法机构、审计部门、媒体等则给予严格的监督。  再如扁平化管理。香港有700多万人口,GDP高达2000多亿美元,富可敌省。  但香港只有特别行政区一级政府,并无县、镇等二级政府,一级政府一管到底较好地解决了管理层次过多带来的低效弊端。香港虽然划分为18个区,每个区都设立了区议会,但区并不构成一级政府,区议会也只是民意表达机构,所做决定无法律效力。  从香港回来后,考察团撰写了一份近20页的考察报告递给顺德区领导,顺德决定以港为师,设计社会体制改革方案。  10月24日,顺德发布《关于推进社会体制综合改革加强社会建设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正式启动社会体制综合改革,其中很多举措有香港的影子。  受香港扁平化管理的启发,顺德决定只保留区一级政府,适时实行撤镇设街,六个镇政府改为街道办事处,成为区政府的派出机关,执行区政府的决策。“此举旨在减少政府层级,提升行政效率。”李允冠说。  顺德还借鉴香港“决策、执行、监督职能分立”的经验,区政府只负责决策,不再承担具体的管理和服务职能,从“划船”向“掌舵”转变。今年,顺德将制订首份政府年度转移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事项目录。[1][2]下一页■改革途中质疑不断  纸面上美丽的改革图景如何在现实层面推进?这是顺德下一步待解的问题。  省编办表示,法定机构是特定的地方性法规或政府规章的产物,但广东目前只有广州、深圳、珠海、汕头具有相应的立法权,具备开展法定机构改革试点工作的先决条件。因此,省编办将广州、深圳、珠海纳入首批试点,并表示“待积累经验、条件成熟后再考虑是否将试点扩展到汕头”。  也就是说,顺德并不在省编办确定的法定机构试点之列。而且,顺德并无立法权,有人因此对顺德的打算表示质疑:“连立法权都没有,还谈什么法定机构改革?”  对此,李允冠表示:“我们与省有关部门做了沟通,对于法定机构建设可以通过党政联席会议决定、人大决议的方式对法定机构进行试点,然后向省里申请立法。”省编办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处处长刘光大给顺德支招:“受立法权力的制约,顺德眼下未必能够做到一个机构一个条例,但可以先试先行,通过人大常委会的认定来获取法律效力。”  撤镇设街也广遭质疑,有人认为这与正在推进的“简政强镇”改革背道而驰:“一些实力较强的镇‘人大衣小’,所以省里提出赋予这些镇更多权限,撤镇设街后,镇的许多决策权上收,这会不会制约镇域经济发展?”还有人表示,顺德已经有四个街道,这些街道有没有做到扁平专业化管理?如果没有,那还有无必要将所有的镇都变为街?  李允冠认为,撤镇设街后,街道负责的事务将会更多,权力也将更多、更具体。当然,一些全区规划性、资源性的权力,将由区统一行使。但具体那些权力需要收回,那些权力需要进一步下放,下一步顺德将详细考量。  还有人质疑决策咨询委员会,称咨询意见、收集民意完全可以依靠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没必要另立一套。李允冠回应:“人大是在政策制定后进行审议,而决咨委是在制定政策前发挥作用,何况咨询充分一些总不是坏事。”  面对纷纷质疑,李允冠表示,改革就是利益再分配,必会引来不同声音,但顺德要想在区域竞争中获胜,就必须改革。 ●南方 雷辉

前一页[1][2]

大庆皮肤病医院贵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电话多少
大庆皮肤病医院评论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联系电话
大庆皮肤病医院可信吗
分享到: